粤语学习网(学说广东话)
网站首页 粤语教程 粤语歌曲 粤语广电 潮汕话 客家话 上海话 闽南语 四川话 重庆言子 湖南话 温州话 宁波话 其他

当前位置:粤语学习网首页>>粤语教程>>文字资料

国语、台语和广东话

本文转载自http://www.creativewisdom.com/education/essays/on_writing/chinese_languages.shtml
余创豪
昨天我参加了一个关于台湾文学的讲座,除了国语文学之外,讲者还介绍了用台语写作的文学作品,例如东方白的江河小说《浪淘沙》。对我这个香港人来说,台语就好像是外国语文,例如“才有影而而”、“即割”、“彼丫”、“一割”…等词语,如果不看注释而只是从上文下理来推测,我实在无法知道其意思。
由台湾来的讲者和观众,非议过去台湾只是强调国语为正宗和文雅、把台语贬成“鄙俗”的做法,他们认为台语也有优美的一面。除了美学上的论据,使用台语也是为了历史的真实,例如上述的《浪淘沙》,当中一些故事的背景是清朝末年,那时候的台湾人不会说标准国语。

一方面,我对他们的观点有所保留。中国有极多方言,如果上海人用上海话来写作、潮州人用潮州话、香港人用广府话……那麽彼此的沟通一定会十分溷乱。不过,我不是说文章中不可以有任何方言,偶然加插一点具有地方特色的词语,也颇为“得意”﹙有趣﹚。至于小说故事中的真实问题,我认为也许真实性需要让步给可读性。美国人拍摄的科幻片,连外星人也说英文,而美国人摄制的历史电影,法国人亦说英文,若要追求真实而令全齣戏配上字幕,其可观性便会大为减低。

另一方面,我却十分佩服他们那种维护自己语言文化的热忱。虽然香港也有人用广府话写作,但只限于通俗的杂文,如从前三苏的《怪论》。以我所知,从来没有香港人提倡用广府话来作为严肃文学的创作工具。从前我以为广东话和国语都是中文,后来接触过不少说国语的人,我才意识到在很多人心目中,广东话根本不是中文!奇怪吧?不止一次,有台湾人问我有没有学过中文,甚至问我香港有没有中文书报。我的太太在浸会大学中文系毕业,有一位台湾朋友对她说:“你不懂中文,怎麽可以唸中文系?”对他们来说,中文就只是国语。从前我只是一笑置之,但是,眼前这群台湾朋友去争取台语的地位,为什麽我要对广府话妄自菲薄呢?

其实,文字的正统地位,只是约定俗成。以前国语并非标准中文,在本世纪初,当中国投票去决定那一种方言成为官方语言时,广府话只是以九票之差落败于普通话,广府话也很受支持,因为它比较接近古音。有一次文学家黄国彬在一个诗歌讲座中,朗读新诗时用国语,但朗诵古诗时却刻意用广府话。

即使是今天被视为国际语言的英文,曾几何时,也被看为鄙俗,英国人威克理夫(Wycliff)尝试把《圣经》由希腊文翻译成英文,罗马教廷和英皇都认为上帝之道,不可以让“鄙俗”的英文去承载,威克理夫因此被捕和处死。

十三世纪时,欧洲的国际语言是拉丁文,意大利诗人但丁(Dante)主张用母语写作,遂採用一种意大利方言写成不朽的《神曲》(The Divine Comedy),起初他受人排挤,后来其作品却不但逐渐被接受,而且意大利还把那种方言定为国语。不过,罗马天主教会一直还沿用拉丁文作弥撒,在一九六零年初的梵蒂冈第二次公教会议之后,天主教会终于也改用本地语文于弥撒中。标准,无非是人为的。

我既无威克理夫之勇,亦缺但丁之才,我接受国语是中文的标准,正如自己接受英文是国际语文,但这种标准只是由于方便而矣,并不是因为那一种语言比较优雅或者粗俗。我不介意去用国语写作,但也希望人家尊重我的广东话,正如那些台湾朋友,期望别人尊重台语一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