粤语学习网(学说广东话)
广州话语调说略

    0.l  广义的语调可以包括与音强有关的重音、轻音,与音长有关的说话速度、拖腔等,狭义的语调只指与音高有关的腔调高低。

    广 州话的重音表示强调,为语义的重点;轻音则反之。这与普通话相同。重音位置不同会导致句子含义不同,如“我冇睇见佢”(我没看见他),重音落在“我”或“ 冇(没有)”或“佢(他)”上,句子含意各有不同。有时重音导致词义不同,如“做咗一轮就唔做”;如“一轮”为重音,意为“干了一次就不干”;如“一轮” 为轻音,意为“干了一阵子就不干”。普通话也有类似情况(如“两下子”重音表示具体的两下,轻音表示“没几下”的意思)。说话的速度表达说话人或焦急、或 兴奋、或悠闲等情绪,广州话与普通话没有差别。

    0.2  本文着重讨论的是广州话与音高有关的即狭义的语调,另会约略谈及一个与音长有关的句末语气助词和叹词的短促特征。以下所说的语调都不再包括重音、语速等。另外,语调与语义、语法、语用等关系密切且复杂,这里主要从语音角度加以探讨,对其用法仅简单举例说明而已。

    本文把广州话的语调分成两大类:句段语调和句末语调。另有叹词的语调。

    0.3  赵元任(1933)认为字调(单字声调)与语调的关系是“叠加”(addition)关系。他指出叠加有两种,一种是“合并叠加”(simultaneous addition),一种是“后续叠加”(successive addition)。下面将要论及的句段语调是合并叠加,表现为说 话时句子的某一段或整个句子音域的抬高或压低、上行或下行,而其中每一个音节的固有声调相对音高及曲拱(调型)则不变或基本不变。这就如一排高矮不等的人 立在楼梯的各个梯级上,虽然其绝对高度跟站在平地上完全不同,但人们还是看得出他们各人的高矮。而句末语调则为后续叠加,即在发出字调之后接上语调。

    另外,笔者发现广州话的句末语气助词的语调还可以有“覆盖叠加”的形式,叹词又可以有语调与语调的后续叠加,而句段语调与句末语调和叹词的语调之间也是合并叠加的关系。

    0.4  广州话的声调系统及本文所用的代码如下:

        名称:  阴平   阴平   阳平        阴上        阳上

        调值:  53      55          11      25      13

        代码:  la      la     1b          2a      2b

        名称:  阴去        阳去        阴入   阴入   阳入        变入

        调值: 33     22      5           3       2      25

        代码: 3a      3b          4a           4a         4b      4c

    l  句段语调。“句段”指话语中意义相对完整、独立的一段,可以是词、词组或分句、子句,也可以是一个句子;一般由多个音节组成,但在单句中也可以只有一个音节。

    1.l  句段语调可分5种,以区别特征矩阵方式排列如下:

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上行语调        下行语调        低沉语调        高亢语调        正常语调(1)      【矩阵一】

        上行        +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-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-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-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-

        下行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+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-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­-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­-

        低沉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+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-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-

        高亢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+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-

    1.2  高亢语调常表达愉快或激动等情绪,如:“今日玩得好开心。”,“头先吓到我死(刚才把我吓坏了)!”等。

    低沉语调常表达低落或沉静的情绪,如:“我都唔知点办好(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)。”,“畀我一个人静下(让我独自静一静)。”等。

    上行语调常用于呼唤、情绪上涨或表示不耐烦等的语句,如:“你过嚟(你过来)!”,“噉样唔得(这样不行)!”,“你唔好理我(你别管我)!”等。

    下行语调常表达感叹、不满等情绪,或用于下判断等,如:“我从来冇见过咁大嘅(我从来没见过这么大的)!”,“搞成噉睇你点收科(弄成这样子看你怎么收场)!”,“其实本来就系噉嘅(其实本来就是这样的)。”等。(2)

    正常语调是最平稳、感情因素最少的语调,用于一般的叙述、平静的对话等,如:“我不溜住嗰度(我一向住在那儿)。”,“你今日面色好过琴日好多(你今天的脸色比昨天好多了)。”等。

    1.3  5种型式的不同组合,可以形成各种起伏型语调。例如“上行+下行”语调,如:“你成日噉样嘈喧巴闭都唔怕人烦你嘅(你整天这样吵吵嚷嚷也不怕别人烦你)!”;又如“下行+上行”语调,如:“佢猛讲猛讲唔知讲啲乜(他拼命说拼命说不知道说的什么)。”;又如“下行+低沉”语调,如:“而家变咗噉样亦唯有见步行步(现在变成这样子也只好看一步走一步)”。

    一般起伏型语调用在较长的句子中,时或可以分成两个或两个以上分句(或压缩型分句);至于由多个单句组成的长话语段,就更是语调持续起伏,但总脱不出5个基本语调型式的组合。

    1.4  由单个音节组成的句子不可能有上行、下行,其句段语调表现为高亢、低沉或正常。例如:“好。”其不同的语调就可能分别表示兴奋、无奈或平静等情绪。

    2  句末语调。指落在句子最末一个音节上的语调。这里所说的“句子”可以是复句中的分句,但一般不包括包孕句中的子句。句末语调又分两小类,一是不带语气助词的句末语调(也可称为“一般句末语调”),一是句末语气助词的语调。

    2.1  不带语气助词的句末语调。

    2.1.l  不带语气助词的句末语调可分为3种:升语调,降语调,零语调(即无变化的语调)。其区别特征矩阵如下:

            升语调  降语调  零语调      【矩阵二】

    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 +           -           -

    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+           -

    2.1.2   升语调是句子的最后一个音节的音高急剧上升,一般用于疑问句,包括有疑而问、质问、反诘等,如:“你去唔去(你去不去)?”,“唔通佢唔知(难道他不知道)?”,“有边个敢噉样(有谁敢这样)?”等。

    降语调是句子的最后一个音节的音高急剧下降,常用于肯定、命令、表示不快、感叹等,如:“我唔去(我不去)!”“快啲嚟(快点来)!”,“佢个人真差(他这人真差)!”,“原来有咁大(原来有这么大)!”等。

    零语调即句子最后一个音节只照原来的读法,没有变化(矩阵中的[-升,-]指不改变原有字调的音高和调型,而不是说零语调是个平调),用于陈述句等,如:“佢坐低咗(他坐下了)。”,“阿华听日会嚟(阿华明天会来)。”等。

    2.1.3   前面说过,句末语调是后续叠加,语调接在原有字调后面。分述如下:

    1)升语调都用于疑问句,是在原有字调后面续上一个升得很陡、很高的语调(以{}表示)。具体到各个声调的情况是:

        la/53/1a '/55/4a/5/+{}=/5/

1a 调的下降部分被抹平,变得与 1a '调无别。如“舂”/tsoN 1a /和“钟”/tsoN 1a '/在“要唔(不)要舂?”和“要唔(不)要钟?”这两个疑问句中成了同音字。作为入声的7调很短促(其入声一般也是短的),上升过程不明显,只是音高比一般7调显著高些,如“织”/tsek 4a /在升语调的“佢识织(他会编织)?”句中比零语调的“佢识织(他会编织)。”句中音调要明显地高。

            1b/11/+{}=/11(1)/

如:“佢唔嚟(他不来)”的“嚟”/lŒi2/读升语调(疑问句)与读零语调(陈述句)音高曲拱相去很远。

            2a /25/2b/13/+{}/2/(升得比 2a 调更高)

    根据语音的实验数据, 2a 调与2b调的起点实际上相差不到半度(参石锋1994),这里就合二为一了。如“想”/s¿N 2a /与“上”/s¿N2b/本不同音,但在“佢唔想(他不想)?”与“佢唔上(他不上)?”两句话中完全同音,同时都比零语调的“佢唔想。”要升得高。

            3a /33/3b/22/+{}=/33(3)/

在升语调影响下,这两调也合一了。如“应”/jeN 3a /与“认”/jeN3b/在“重唔快啲应(还不快点答应)?”与“重唔快啲认(还不快点承认)?”中同音。

            4a '/3/ 4b/2/4c/25/+{}/2/(升得比 4c 调更高)

    此与 3a3b调的合并平行。 4a 4b调的合并,如“锡”/sEk 4a '/与“石”/sEk4b/在“系嚿锡(是一块锡)?”与“系嚿石(是一块石头)?”中同音; 4a 4c 调的合并,如“着”/ts¿k 4a '/与“雀”/tsEk 4c /在“你冇着(你没穿)?”与“你冇雀(你没鸟儿)?”两句中同音。又“额”/Nak 4c /在疑问句“佢超咗额(他超额了)?”中比在陈述句“佢超咗额(他超额了)。”中( 4c 调的升语调对零语调)升得更高。

    实际上,说得快的时候,/11//2//33/都有可能混同。

    2)降语调带较多的感情色彩。降语调是在原字调后续上一个骤降的语调(用{}表示)。具体情况是:

            la/53/1a '/55/+{}=/5/

如“听”/thEN 1a /与“厅”/thEN 1a '/在“即刻去听(马上去听)!”与“即刻去厅(马上到客厅去)!”中同音。

        1b/11/3b/22/+{}=/2/

    1b调本有个“弯头”,起点为[2],此处便同3b调合并了。如“闻”/mŒn1b/与“问”/mŒn3b/在“唔好闻(别去嗅)!”与“唔好问(别问)!”中同音。但如句子末字为1b调而又说得较慢,则可能说成[121],即先发出原调[11],为了要发出降语调,就升高一点儿,再降下来。如:“快啲嚟(快来)!”说得快时,末字是/2/,说得慢(末字作拖腔)则为[121]3b调自然无此现象。

            2a /25/+{}=/24/

如“走”/tsŒw 2a /在“马上走!”中读为此调。

        2b/13/+{}=/13/

    如“有”/jŒw2b/在“实有(肯定有)!”中读为此调。

            3a /33/+{}=/3/

    如“思”/si 3a /在“唔好意思(对不起)!”中读为此调。

    入声 4a4a 4b4c 调理论上也可以有降语调的形式,但因太短促,实践中一般不读为降语调,如语气上需要,多用后带语气助词方式表示。

    2.1.4   升、降语调{}{}与上列各种具体读法的关系,是语素音位与音位变体之间的关系。当{}{}落到不同声调的字上时,就会生成(generate)不同的变体;“叠加”的过程就是生成的过程。

    有两点需要特别说明:

    (l) 这些变体对原来的字(词)而言是有辨义作用的。如“英”/jeN 1a /和“莹”/jeN1b/在“系阿英(是阿英吗)?”和“系阿莹(是阿莹吗)?”中都读升语调,而前者为/5/,后者为/11/,两不相淆。但是在作为表疑问的语调这方面,它们同为{}

    (2) 语调总是表现为具体的音高及曲拱,但研究者不能在任何时候都把具体的形式直接视为语调音位。如“有!”读为/13/,先升后降,却不应认为是“升降语调”,因为其中上升部分表现的只是其原字调,此字读升降调,是{}叠加在原字调(低升调)后面的结果(3)

    2.l.5  称呼语的末字语调与上述句末语调形式相同,一般常带降语调,而带探询语气时则读升语调,如用于“爸爸”、“阿哥”等,兹不详述。

    2.2  语气助词的语调。

    语气助词与不带语气助词的句末语调呈互补分布。由于语气助词总是在句末,所以有了语气助词,句末语调就落在语气助词上了。

    广州话的语气助词都有相对固定的字调。语气助词本身已荷载表达语气所需的语素成分,在有需要时再追加语调。在种类上,语气助词的语调要比不带语气助词的句末语调要来得复杂。

    2.2.1  语气助词的语调分两大类:一是升和降,与原字调的关系是后续叠加,具体形式同前;一是高和低,都是平调,可标作/55//11/,与原字调的关系是“覆盖”或“取代”,即原字调完全不出现,语气助词直接念为语调的音高(实际上等于是读为 1a '调或1b调),本文且称为“覆盖叠加”。连零语调共5种,其区别特征矩阵如下:

                升语调  降语调  低语调  高语调  零语调          【矩阵三】

                  +           -           -           -           -

                              +           -           -           ­-

                                          +           -           -

                                                      +           -

    2.2.2 下面略举数例以为说明。

“啊”/a 3a /。 “你爱唔爱啊(你要不要)?”零语调,为一般的询问;“你爱唔爱啊(你究竟要不要)?”高语调(覆盖),带不耐烦口吻。“佢话爱啊(他说要)。”零语调, 一般的陈述;“佢话爱啊(他说要哇)!”降语调(后续),表强调;“佢话爱啊(他说要吗)?”低语调(覆盖),是疑问句。

“咩”/mE 1a '/,此系疑问语气助词。“噉都得嘅咩(这样也行吗)?”零语调,为一般的疑问;“噉都得嘅咩(这怎么行呢)!”降语调(后续),为反诘或质问。

“噃”/p? 3a /,此语气助词表示告知。“呢度十点钟闩门噃(这里十点关门呢)”,这句话如用零语调,是把情况平淡地告诉对方;如用降语调(后续),则有提醒对方注意的意味。

    “哩”/lE2b/。“揾唔倒哩!”用零语调,意思是:“真的找不到 [怎么你不相信呢]”;用降语调(后续),意思是:“真的找不到吧 [我早就说过了嘛]”。如念低语调(覆盖)则用于疑问句,带征询的口吻,如:“畀我试下哩(让我试试吧)?”

    “呱”/kwa 3a / 此为疑问语气助词。“唔会系真嘅呱(不会是真的吧)?”,用零语调与升语调(后续)的区别在后者更强调内心的疑惑。

    总的来说,升语调用得很少,只用于个别疑问句中;低语调多用于疑问句;降语调较常见,带较浓感情色彩;高语调也带有感情色彩。

    2.2.3   此外,还有一种短促的读法。如“好啊!”语气助词读高语调,表示同意,如同时较短促,则有态度干脆的意味。“实系佢嗻(一定是他)!”(“嗻”音/tsE 1a /)语气助词读高语调并短促,表示肯定或“我就知道是这么回事”的口吻。“唔见晒(全都不见了)!”(“”音/w? 3a /)语气助词读低语调并短促,有惊讶的语气。这些短促音节后面带一个很微弱的喉塞音(广州话语气助词有读入声的,如“呃”/ak 4a '/、“唧”/tsEk 4a /等,与上述短促的读法不是一回事)。由于出现得少,目前还未能确定这种读法在广州话语调系统中的地位,所以矩阵三暂未把它作为[短调]特征列入。

    2.3  叹词的语调附在这里说。叹词一般只有一个音节,偶有双音节时,语调也落在末音节上,形式上与句末语调也接近,所以归到一起说。

广州话的叹词本身没有固定的字调,自然也没有叠加的问题,也就是说,语调是叹词唯一的音高形式。

2.3.1   分高(平)、低(平)、升、降4种(由于没有原字调,所以没有零语调)。有时也会出现中平调,但与高平调看不出有对立,所以也就算作是高平调的变体;升调一般是中升调,而有低升调的变体;降调一般是高降调,也有中降调的变体。区别特征矩阵如下:

                    升语调  降语调  低语调  高语调          【矩阵四】

                      +           -           -           -

                                  +           -           -

                                              +           -

    2.3.2 举若干例说明如下:

    “啊”/a/。高语调表惊讶,如:“啊,点解噉嘅(呀,怎么这个样子)?”;低语调表答应:“啊,就噉啦(嗯,就这样吧)。”;升语调表疑问,如:“啊,咁大啊(哟,这么大呀)?”;降语调表感叹,如:“啊!真系好(啊,真好)!”

“嗄”/ha/。高语调表不满并惊讶,如:“嗄,我系道你都敢噉(嗨,我在这儿你也敢这样)!”;降语调表愤慨或疑惑等,如:“嗄,你咁衰(嗨,你这么坏)!”,“嗄,揾唔倒添(嗨,找不到了)!”;升语调表追问、探询等,常用于句末,如:“趸咗系边唧?嗄(放哪儿啦?啊)?”,“而家就畀我啦,嗄(现在就给我吧,啊)?”(此字又写作“吓”,读高语调时又写作“哈”)。

2.3.3 有时为表示强烈的感情,不同语调还可以叠加使用。如“哗”/wa/表惊叹时多用降语调,而亦可先升后降,念成/↗↘/,则表极为惊叹;又如“咦”/ji/表疑问一般是升调,如要加强疑问语气,可先低调再升调,念成/11/。这情形就有如句段语调的混合型式。

    2.3.4   叹词也会出现短促的读法,如:“啊,系噃(哟,真的)!”,“哦/?/,唔记得咗添(哟,忘了)!”,这两例都是高而短促,都带有突然醒悟的口吻。这用法仍有待探讨,所以矩阵中也未列入。

    2.4  上面为不带语气助词的句末语调、语气助词的语调和叹词的语调各建立了一个区别特征矩阵。其实三者是共通的,可以合为一个,实际上矩阵三就可以涵括其余两个。不过三者也各有特点,具体用起来是各不相同的。

    3  句段语调与句末语调的关系。

    3.1  句段语调与句末语调是两种不同层次的语调。前者贯串于某一句段并在语用上作用于这个句段;后者只表现于句末音节上,但作用于整个句子。在与字调的关系上,前者是合并叠加,后者是后续叠加或覆盖叠加。

    过去讨论语调,往往不区分句段语调和句末语调,例如讲“上升语调”,就可能包括了本文的“上行语调”和“升语调”(看郭锦桴1993:264),看来这是不妥当的。本文把这两者区分开来,从而也就能把合并叠加同后续叠加的关系讲清楚了。

    3.2  句段语调与句末语调之间是合并叠加关系,此时句末语调就处于字调的地位上。例如:“你到咗咁耐都唔嚟见我(你到了这么久也不来见我)?”,这句话的句段语调为下行语调,表示说话人不高兴;句末语调为升语调,构成质问句。再如:“佢两个玩到癫晒(他俩玩疯了)!”,句段语调为高亢语调,表示说话人很兴奋;句末语调为降语调,带感叹色彩。又如:“噉我就快啲走啰(那我就快点走了)!”,句段语调是上行语调,句末语调(语气助词语调)为降语调,等等。

    如果全句只有一个音节,则句段语调和句末语调都表现在这个音节上,其中句段语调表现为高亢或低沉。如:“走?”,句末语调为升语调,表示疑问;句段语调如为高亢,可表惊讶,如为低沉,可表正在考虑。叹词的句段语调与叹词本身的语调(句末语调之一种)的结合亦与此相类,不烦举例。

    3.3  句段语调与句末语调在形式上有许多相似或相平行的地方,取矩阵一与矩阵三作比较,可看到两者互相对应,是个很有序的系统。至于在用法上是否也一一平行,则有待进一步的研究才能确定。

 

[注释]

    (1) 平时说话起始时肺气量较充足,会使音高略扬,一句较长的话说到后来,肺气量减少,会使音高略逊。这种纯粹出于生理原因的音高微降情况不算为下行,而只视为正常语调。又,按赵元任(1933)的观点,还有整个音域向上下拉宽和向中间压缩的情况。由于拉宽音域给人听感上的刺激主要在高音域,压缩音域则会加强中音域,所以本文暂把这两种情况分别归人高亢语调和正常语调中。

    (2) 上行和下行音域的宽窄,或上下行的“斜率”(inclination)与情绪的强烈程度有关。是否需要把上行语调和下行语调据此各分为两种语调(在特征矩阵中加[宽音域]特征),要由语音实验和语用方面的进一步研究来确定。

    (3) 郭张凯伦、陆镜光(1986)有时未能注意这一点。

copyright 粤语学习网 www.fyan8.com 2006-201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