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如果约会只有一次”剧本(粤语版)

《最后一次约会》

  改编自轩弦同名短篇小说《最后一次约会》

  编剧:轩弦

  主要演员:欧伟杰、萧子轩、李文希、张医生、舅父。

  客串演员:流氓老大、朋友A、朋友B、朋友C、朋友D、流氓A、流氓B、流氓C、流氓D、流氓E、流氓F、流氓G、流氓H、警察A、警察B、小卖部老板、贴纸相铺老板、餐厅侍应、童年欧伟杰、童年萧子轩、小朋友A、小朋友B、球员A、球员B、球员C、球员D、球员E、球员F、球员G、球员H、萧子轩养母、清洁工人。

  总片长:约五十分钟。

  ◆

  第一幕

  场景:中山学院旧篮球场。

  演员:欧伟杰、萧子轩、朋友A、朋友B、朋友C、朋友D、流氓老大、流氓A、流氓B、流氓C、流氓D、流氓E、流氓F、流氓G、流氓H、警察A、警察B。

  片长:约两分钟。

  (欧伟杰、萧子轩和朋友A、朋友B、朋友C、朋友D正在篮球场打篮球。欧伟杰把球传给萧子轩。萧子轩跳射,篮球进圈。)

  欧伟杰:阿轩,你地打住先啦,我去买野饮。

  萧子轩:嗯,好啊。

  (欧伟杰路经旁边的篮球场。一个篮球滚到他脚下。)

  流氓老大(大声地,毫无礼貌地,对欧伟杰):喂,掟翻个波过黎啊!

  欧伟杰(望了流氓老大一眼,不屑地):哼!

  (欧伟杰转身就走。)

  流氓老大:#@¥$%&(粗口,吾知用吾用得,下同),你听吾到我讲野啊?

  (流氓老大走到欧伟杰跟前,拦住他。流氓A、流氓B、流氓C、流氓D、流氓E、流氓F、流氓G、流氓H一起围过来。流氓老大抓住欧伟杰的衣领。)

  流氓老大:你冇听到我叫你执波咩?

  欧伟杰(冷冷地):放开我!

  流氓老大:#@¥$%&,你好寸喔!

  (欧伟杰怒目而视。萧子轩走过来。)

  萧子轩(大声地):咩事啊?

  (萧子轩走到流氓老大和欧伟杰跟前,推开流氓老大。)

  流氓老大:喂!你玩野啊?你系吾系帮佢出头先?

  萧子轩(冷冷地):你地吾好响度搞事吖!

  流氓老大:#@¥$%&,呢度你话事啊?

  (流氓老大一把捉住萧子轩的衣领。流氓老大跟萧子轩怒目而视。萧子轩一把推开流氓老大。)

  流氓老大(高声地):郁佢!

  (流氓A、流氓B、流氓C、流氓D、流氓E、流氓F、流氓G、流氓H上前捉住萧子轩和欧伟杰,正要动手,警察A和警察B经过。)

  警察A(高声地):喂!你地做咩吖?

  流氓A(对流氓老大):大佬,有差佬啊,撇啦!

  (流氓老大、离去。警察A和警察B走到萧子轩和欧伟杰跟前。)

  警察B:你地冇事啊嘛?

  欧伟杰(微笑地):冇事冇事,吾该晒吖。(对萧子轩)阿轩,走啦,我地去饮野啦。

  萧子轩:嗯。

第二幕

场景:华侨中学对面的小卖部。

  演员:欧伟杰、萧子轩、李文希、小卖部老板。

  片长:约四分钟。

  (欧伟杰和萧子轩来到小卖部。冰箱内只剩一瓶绿茶。萧子轩打开冰箱想拿绿茶。旁边李文希也想拿那瓶绿茶。两人同时把手缩回。)

  李文希(微笑地):你要先啦。

  萧子轩(望着李文希,有触电之感,呆了):……

  李文希:喂,你做咩呆左甘既?

  萧子轩(回过神来):哦,冇野,得翻一支,你攞先啦。

  李文希(微笑地):多谢喔。

  萧子轩(一笑不答):……

  李文希:你甘好人,我请你饮野吖!

  萧子轩:吾使啦,多谢。

  欧伟杰(在外头,大声地):喂,阿轩,甘耐都未买好吖?

  (萧子轩随手拿起一罐百事,付了钱,望了李文希一眼,一笑,走出小卖部。欧伟杰坐在小卖部门外的圆桌旁。萧子轩走过去坐了下来。)

  欧伟杰:甘耐架?

  萧子轩:系吖!

  欧伟杰:咦,你吾系饮开绿茶既咩?做咩转饮百事既?

  萧子轩(一笑):换下口味啊嘛。

  欧伟杰:吾系喔,你以前吾系话非绿茶不饮既咩?

  萧子轩(一笑不答):……

  (李文希走到他们跟前。)

  李文希(对萧子轩):头先多谢晒你喔。

  萧子轩:吾使客气。

  欧伟杰:咦,阿轩,你朋友啊?

  萧子轩(望了望李文希):吾系吖!

  李文希(对欧伟杰):Hi,我可吾可以坐低吖?

  欧伟杰:随便啦,靓女。

  (李文希坐了下来。)

  欧伟杰(微笑地):靓女,你好似甘面善甘既?

  李文希:系咩?

  欧伟杰:系吖,我好似系边度见过你喔,你系呢度既学生吖?

  李文希:系吖,你地都系?

  欧伟杰:梗系啦,你咩专业架?

  李文希:我中文系既,你地呢?

  欧伟杰:我地都系经管系架,原来大家系同学, 吾怪得甘面善啦。

  李文希:我叫李文希吖,木子李,中文既文,希望既希,你地叫咩名?

  欧伟杰(微笑地):我叫欧伟杰,系吾系好好听呢?

  李文希(嫣然一笑,对萧子轩)你呢?

  萧子轩:萧子轩。

  李文希:哈,识到你地真系开心啦。

  欧伟杰(望了望李文希手上的绿茶):咦,文希,你都钟意饮绿茶架?

  李文希:系吖,你都系?

  欧伟杰:我吾系,不过阿轩就劲钟意啦,简直系非绿茶吾饮啊,但佢今日都吾知受左咩刺激,突然间吾饮绿茶,转饮百事。

  萧子轩:我冇受刺激。

  李文希(低声地,对萧子轩):吾好意思啊。

  萧子轩(一笑不答):……

  欧伟杰:喂,文希,等阵你有咩做吖?

  李文希:冇吖。

  欧伟杰:吾使陪男朋友咩?

  李文希(低下头,轻声地):我边有男朋友喔。(萧子轩听到这里,两眼一亮。)

  欧伟杰(故作惊讶):吾系瓜?甘靓女都冇男朋友?

  李文希:好奇怪咩?

  欧伟杰:奇怪!非常之奇怪啊!阿轩,你话系吾系啊?

  萧子轩:嗯。

  李文希(扯开话题):系呢,你地等阵又有咩做吖?

  欧伟杰:我地都冇吖,我地岩岩打完波,准备翻宿舍。

  李文希:不如我地三个人一齐去影贴纸相吖!(越讲越兴奋。)

  欧伟杰(兴奋地):好主意喔,阿轩,好吾好啊?

  萧子轩:嗯,好吖。

第三幕

场景:民族路新潮贴纸相铺。

  演员:欧伟杰、萧子轩、李文希、贴纸相铺老板。

  片长:约四分钟。

  (欧伟杰、萧子轩、李文希来到贴纸相铺。)

  贴纸相铺老板(对李文希):文希,又黎影贴纸相吖?

  李文希:系吖。

  贴纸相铺老板:咦,今次仲带左两个靓仔黎添喔,边个系你男朋友先?

  李文希(犹豫地):唔……

  欧伟杰:喂,阿老板,乜你甘八架?

  贴纸相铺老板:咦,吾通你就系文希男朋友?

  (欧伟杰同李文希对望一眼,各自一笑。)

  欧伟杰:你吾好响度乱讲野啦,你衣家做吾做生意先?

  贴纸相铺老板:做!梗系做架。(对萧子轩)喂,靓仔,你玩沉默吖?做咩吾讲野既?

  萧子轩:嗯。

  欧伟杰:文希吖,我地去拣背景啰。

  李文希:好吖,我上次见到个好得意架,阿轩,一齐拣啦。

  萧子轩:我吾识拣,你地拣得啦。

  贴纸相铺老板(故作惊讶,对萧子轩):咦,原来你都识讲野架?我仲以为你系哑既添。

  李文希:喂,你吾好响度乱讲啦,阿轩啊,你吾使理佢架,佢好钟意讲笑架。

  萧子轩(微微一笑):嗯。

  (欧伟杰和李文希选好背景,准备拍贴纸照。)

  欧伟杰:文希,我同你影翻张吖。

  李文希:好吖。

  贴纸相铺老板:喂,靓仔搭住靓女既脖头啦,影亲密D嘛。

  (欧伟杰微笑,搭住了李文希的肩膀。)

  贴纸相铺老板:好,准备,一,二,三,搞掂。

  欧伟杰:文希,你自己影张啦。

  李文希:好吖。

  (李文希做出“V”字胜利手势。)

  贴纸相铺老板:好既,准备啦,一,二,三,OK!

  李文希:喂,阿轩,我同你影张吖。

  萧子轩:嗯,好吖。

  贴纸相铺老板:喂,你地两个系吾系吾识架?隔到甘开既?

  (萧子轩一笑,把身体稍微向李文希靠去。)

  贴纸相铺老板:喂,靓仔,做咩甘COOL啊?笑下啦,系啦,准备,一,二,三,得左!

  李文希:伟杰,过黎吖,我地三个一齐影一张罗,好吾好吖?

  欧伟杰:梗系好啦!

  贴纸相铺老板:好啦,那,大家准备好啦,一,二,三,OK!

  (片刻,贴纸照被打印出来。)

  李文希:喂,伟杰,阿轩,你地睇下,我地三个人一齐影个张影得最好喔。

  欧伟杰(接过贴纸照):系喔,文希你笑得好甜啵。

  贴纸相铺老板:系啰,影得甘好,出多几张啦。

  李文希:你就想吖。

  贴纸相铺老板:出翻一张贴响度都好吖。

  李文希:你想我呢个靓女帮你做生招牌者嘛,好难吖。

  (欧伟杰突然用手捂住腹部,坐了下来,脸上稍露痛苦神色。)

  李文希(关切地):伟杰,你做咩吖?你胃痛吖?

  萧子轩:个度吾系胃吖!

  李文希:吓?吾好意思吖,我生物好吾掂架。(对欧伟杰)你点吖?好痛吖?

  欧伟杰:冇咩事啦。文希吖,等阵我地去边度好吖?

  李文希:不如去饮野吖。

  欧伟杰:好主意喔,好吾好吖,阿轩?

  萧子轩:我有D野做吖,你地去啦。

  李文希(稍失望地):你真系吾去吖?

  萧子轩:吾去啦,你地玩开心D啦。

第四幕

场景:某西餐厅。

  演员:欧伟杰、李文希、餐厅侍应。

  片长:约一分半钟。

  (欧伟杰和李文希走进一间西餐厅,找了两个位置坐下。餐厅侍应走过来。)

  餐厅侍应:两位要D咩呢?

  欧伟杰:文希,你饮D咩吖?

  李文希:绿茶啦。

  欧伟杰(对餐厅侍应):一杯绿茶,一杯冻柠乐,吾该。

  餐厅侍应:嗯,请等阵。

  (餐厅侍应走远。)

  欧伟杰:你真系好钟意饮绿茶喔。

  李文希:系吖,我都好少饮其他野既。

  欧伟杰:你同阿轩都系甘专一既。

  李文希:系呢,你同阿轩识左好耐架啦?

  欧伟杰:系吖,佢三年级个阵转学过来,我地由个阵开始就一齐玩,都可以话系由细玩到大架。

  李文希:甘你地感情咪好好啰。

  欧伟杰:梗系啦,简直好似亲兄弟甘架。

  李文希:不如你讲多D你地细个个阵既野比我听吖。

  欧伟杰:好吖。

第五幕

场景:人工湖内(黄色怀旧背景)。

  演员:童年欧伟杰、童年萧子轩、小朋友A、小朋友B。

  片长:约两分钟。

  小朋友A:喂,小明,欧伟杰,萧子轩,我地黎玩兵捉贼吖。

  小朋友B:好吖好吖,我地包剪锤,输左个个要做贼,好吾好吖?

  童年欧伟杰:好吖!黎啦,萧子轩,我地一齐做警察、捉贼仔。

  童年萧子轩(沉默):……

  小朋友A、小朋友B、童年欧伟杰(齐声地):包剪锤!

  (小朋友A、小朋友B、童年萧子轩都出剪刀,欧伟杰出布。)

  小朋友A:欧伟杰,你输左啦,你要做贼。

  小朋友B:贼仔!贼仔!

  童年欧伟杰:我吾做贼仔!

  小朋友A:乜你甘矛架?输左又吾做!

  小朋友B:你吾做贼仔,我地以后都吾同你玩。

  童年欧伟杰(哭泣):我吾做贼仔,呜呜。

  童年萧子轩(对欧伟杰):欧伟杰你吾好喊啦,我帮你做啦。

  童年欧伟杰:做贼仔要俾人捉架。

  童年萧子轩:吾怕啦,我跑得快,佢地捉吾到我架。

  童年欧伟杰:真既?

  童年萧子轩:梗系啦,我跑得冲快过火车吖,佢地捉吾到我既。

  小朋友A:好啦,开始啦,萧子轩你快D走啦,我地要捉你吖!

  (童年萧子轩拔腿就跑。小朋友A、小朋友B在后头追赶。萧子轩摔倒了。童年欧伟杰立即赶过去,把他扶起。)

  童年欧伟杰:阿轩,你冇事吖嘛?

  童年萧子轩:我冇事。(摸了摸腹部)不过呢度有D痛。

  童年欧伟杰:吓?你系吾系撞亲吖?我带你翻我屋企,等我舅父带你睇医生吖!

  童年萧子轩(一下子跳起来):吾使啦,我衣家吾痛啦。

  童年欧伟杰:哗,你好犀厉吖!

第六幕

  场景:岐江河边

  演员:萧子轩。

  片长:约一分钟。

  (萧子轩独自站在岐江河边,回想起在小卖部、贴纸相铺和李文希在一起的情景,吁了一口长气,甜蜜地笑。)

第七幕

  场景:中山学院篮球场

  演员:欧伟杰、萧子轩、李文希、球员A、球员B、球员C、球员D、球员E、球员F、球员G、球员H。

  片长:约一分半钟。

  (欧伟杰、萧子轩、球员A、球员B、球员C、球员D、球员E、球员F、球员G、球员H刚打完篮球。李文希拿了一罐可乐,一瓶绿茶,站在场外,等欧伟杰和萧子轩出来,把可乐递给欧伟杰,把绿茶递给萧子轩。)

  欧伟杰(接过可乐):吾该晒,文希你真系好啦!

  萧子轩(接过绿茶):吾该。

  (欧伟杰走到李文希身边。)

  欧伟杰(悄声地):喂,你今晚得吾得闲吖?

  李文希(微笑地):做咩吖?

  欧伟杰:一齐出去食饭啰,好吖?

  李文希:系吾系你请先?

  欧伟杰:梗系……AA制啦。

  李文希:超,孤寒!

  欧伟杰:讲笑者,我请咪我请啰,点吖,你想去边食吖?

  李文希:我都冇话去。

  欧伟杰:吾去算数!

  李文希:喂,考虑下先得吾得吖?

  欧伟杰:我俾三秒钟时间俾你考虑,一,二,三,点?去吾去?

  李文希:吾去。

  欧伟杰(出乎意料地):吓?点解吖?

  李文希:你都冇诚意既。

  欧伟杰:喂,我好有诚意架,去啦。

  李文希:系你话吾去就算既,甘咪吾去罗。

  欧伟杰:我讲笑者,去啦,好吾好吖?

  李文希:哼,见你都几有诚意,我就应承你啦。

  欧伟杰(一本正经地):嗯,我真系好有诚意意架。

  李文希:叫埋阿轩去啰,好吖?

  欧伟杰:好吖。(对萧子轩,大声地)阿轩,今晚我地同文希一齐去食饭,庆祝我地赢左波啰,好吾好吖?

  萧子轩:我今晚要帮人补习吖,你地去啦。

  李文希:阿轩你又吾去吖?次次都系甘架。

  萧子轩(微笑地):你同伟杰玩开心D啦,下次我再同你地一齐去啦。

  李文希:嗯,好啦。

第八幕

  场景:步行街。

  演员:欧伟杰、李文希。

  片长: 约两分钟。

  (欧伟杰和李文希在步行街走着。)

  李文希:投先个间餐厅D野几好食喔。

  欧伟杰:系吖,不过贵左D。

  李文希:车,好食咪得啰。

  欧伟杰:下次我地又黎过啰。

  李文希:好吖,下次叫埋阿轩一齐黎。(看了看手表)吾知佢帮人补完习未呢。

  (这时两人走进一条偏僻的小巷。欧伟杰突然捂住腹部,满额冷汗。)

  李文希:伟杰,你做咩啊?

  欧伟杰:吾知做咩,呢度有D痛。

  李文希:你呢度成日都痛架?

  欧伟杰:时不时啦。

  李文希:系呢,阿轩话呢度吾系胃,甘系咩位置吖?

  欧伟杰:系肾吖!

  李文希:肾?伟杰吖,不如你去医院检查下啦,我惊你有事吖。

  欧伟杰:吾会有事既,你睇,我衣家又吾痛啦。

  李文希:吾系呢,你去检查下啦,如果吾系我会好担心架。

  欧伟杰(开玩笑地):有你甘担心我,我死都愿啰,吾使检查啦。

  李文希(不悦地):人地同你讲正经野你就响度讲笑。

  欧伟杰(认真地):我吾系讲笑架。

  李文希:嗯?

  欧伟杰:文希,我系好认真架,我希望你可以俾一次机会俾我。

  李文希(低下头):俾咩机会俾你吖?

  欧伟杰:你话呢?

  李文希:我点知喔?

  欧伟杰(深深地吸了一口气):我想你做我既女朋友。

  李文希(低头不语):……

  欧伟杰:文希!

  李文希:嗯?

  欧伟杰:你相信我啦,我系好认真架,我吾会令你失望架,我一定会好好甘对你架。

  李文希(低声地):嗯。

  欧伟杰:吓?你讲咩话?

  李文希:我话“嗯”啰。

  欧伟杰:即系点吖?

  李文希:即系好啰。

  欧伟杰(兴奋地):嗯,你相信我啦,我一定会好好甘珍惜你架,我应承你,我一定要你之后既每一日都过得好开心。

  李文希(微笑地):嗯。

  (欧伟杰拉住了李文希的手。)

第九幕

  场景:中山学院男生宿舍。

  演员:萧子轩。

  片长: 约一分钟。

  (萧子轩看着和欧伟杰、李文希合拍的那张贴纸照,回想起与文希一起的情景,百感交集地笑,拿起手机,拨通了李文希的电话。)

  萧子轩:喂,文希吖,我有D野想同你讲吖,你衣家方吾方便出出黎吖……嗯,好吖,甘我响排球场度等你吖,嗯,等阵见。

  (萧子轩深深地吸了口气,走出宿舍。)

第十幕

  场景:中山学院排球场。

  演员:萧子轩、李文希。

  片长: 约一分半钟。

  (萧子轩在排球场前面等李文希。不一会李文希来到。)

  李文希:阿轩!吾好意思吖,我迟左小小。

  萧子轩(微笑地):吾紧要。

  李文希:系呢,你甘急揾我咩事吖?

  萧子轩:嗯,我有D野想同你讲。

  李文希:甘岩既,我都有D野想同你讲喔。

  萧子轩:甘不如你讲先吖。

  李文希:吾好,系你话有野讲先架嘛,你讲先啦。

  萧子轩:其实我想讲,我……

  李文希:你点吖?

  萧子轩(叹了口气):我想你……

  李文希:嗯?

  萧子轩(左望右望):我既意思呢,系……

  李文希:咩你甘吞吞吐吐架,得我讲先啦。

  萧子轩:系啰,你讲先啦。

  李文希:其实都冇咩野架,我只不过系想同你讲,我衣家同伟杰拍紧拖者嘛。

  萧子轩(内心五雷轰顶,呆了)……

  李文希:喂,你做咩啊?

  萧子轩(装作平静):哦?冇野吖,你同伟杰拍紧拖吖,咪几好啰。

  李文希:系吖,我真系好开心吖,我有伟杰呢个甘好既男朋友,又有你呢个甘好既朋友,我真系幸运啦,我真系好想我地三个人永远都系好朋友,永远都响埋一齐。

  萧子轩:嗯,一定会架。

  李文希:系吖,上次我同伟杰去左间D野好好食既餐厅度食饭吖,下次我地三个人一齐去吖,好吖?

  萧子轩(苦笑地):好。

  李文希:系呢,你又话有野想讲既?

  萧子轩:冇,我想话……你感吾感觉到伟杰钟意你者嘛。

  李文希:一早就Feel到啦。

  萧子轩(微笑地):祝你地幸福。

  李文希(微笑地):多谢。

第十一幕

  场景:步行街附近。

  演员:欧伟杰、萧子轩、李文希。

  片长:约三分钟。

  (播一首歌,拍摄欧伟杰、萧子轩、李文希三人逛街等情景。欧伟杰和李文希携手而行。萧子轩两手插袋,跟在后头,苦笑。)

第十二幕

  场景:中山学院旧篮球场上方校道。

  演员:欧伟杰、萧子轩。

  片长: 约一分钟。

  (萧子轩站在校道上。欧伟杰拿着绿茶和可乐走过来,把绿茶扔给萧子轩。)

  欧伟杰:接住!

  (萧子轩接过绿茶。)

  萧子轩:吾该!

  (欧伟杰走到萧子轩跟前。)

  欧伟杰:做咩一个人响度发呆,吾去打波?

  萧子轩(苦笑):吾想打。

  欧伟杰:做咩你吖,有心事吖?

  萧子轩:吾系吖。

  欧伟杰:我同你由细玩到大,你点厄到我架。你以前一吾开心就会一个人企响度睇人打波架啦。

  萧子轩(苦笑不答):……

  欧伟杰:做咩吖?唸起文希吖?

  萧子轩(稍惊讶地):我……

  欧伟杰(微笑):系呢,阿轩,你怪吾怪我吖?

  萧子轩:怪你咩吖?

  欧伟杰:我同文希一齐啰。

  萧子轩:我点解要怪你吖?

  欧伟杰:我同你由细玩到大,你有咩可以厄到我架,你钟意文希,系吾系吖?

  萧子轩(望着欧伟杰,犹豫了很长时间):欧伟杰,无论发生咩事,我同你,永远都系最好既朋友,吾会有任何人可以改变。

  欧伟杰(稍激动地):阿轩……

  萧子轩(拍了拍欧伟杰的肩膀):好好甘对佢。

  (欧伟杰走远,苦笑。)

第十三幕

  场景:某街道。

  演员:欧伟杰、李文希。

  片长: 约半分钟。

  (欧伟杰和李文希携手而行。欧伟杰突然用手捂住腹部,脸露痛苦神色。)

  李文希:伟杰,你个度又痛吖?

  欧伟杰:小小啦。

  李文希:我叫你睇医生你又吾听。

  欧伟杰:吾使啦,甘小事,等阵就吾痛啦。

  李文希:吾系啦,我衣家陪你去医院啦。

  欧伟杰:吾使瓜?边使去医院甘严重吖?

  李文希(楚楚可怜地):你吾好甘啦,你知吾知我好担心你架。

  欧伟杰(疼惜地):好啦,我听晒你话啦,我地去医院啦。

第十四幕

  场景:张医生办公室内。

  演员:欧伟杰、李文希、张医生。

  片长: 约一分半钟。

  (欧伟杰、李文希和张医生在办公室内,欧伟杰、李文希和张医生对面而坐。)

  欧伟杰:点吖?医生,我都话我冇事架啦,我走得啰哦?

  张医生(遗憾地,叹了口气):欧生,真系非常抱歉,头先经过透析治疗,我地发现你患左肾功能衰竭病,而且我地检查到你既肌酐清除率已经小于每分钟十毫升,换句话讲,你既病已经到左末期,你随时都会有生命危险。

  欧伟杰(吃惊地,激动地):吾系瓜?医生,你有冇检查清楚架?我甘健康,点会有事吖?你再检查多次啦。

  张医生:欧生,你冷静D啦。

  李文希(激动地):医生,你一定要帮下佢吖!

  张医生:衣家只有一个办法可以救到佢。

  李文希:系咩办法吖?医生,你讲俾我地知啦。

  张医生:就系进行肾移植手术。

  李文希:医生,甘好容易者,你将我个肾换俾佢吖,甘佢咪可以冇事啰。

  张医生:呢位小姐,肾移植手术吾系你想象中甘简单架,我地必须揾到适合欧生既肾,先可以帮佢做手术,吾系话四但揾个肾就得架。

  李文希:甘去边可以揾到适合佢既肾吖?

  张医生:一般来讲,如果系亲属既话,个肾适合欧生既机会会比较大,如果吾系亲属既话,体内 HAL抗体相互排斥既机会就非常大,吾排斥既机会大概只有万分之一。欧生,或者你翻去同你父母商量下先啦。

  欧伟杰(两眼无神地):我爸爸、妈妈响我好细个个阵就车祸过左身啦。

  张医生:唉,甘就真系麻烦啦,你仲有冇其他亲人吖?

  李文希:伟杰,你吾系仲有一个舅父既咩?佢个肾一定适合你架。

  张医生:欧生,不如你叫舅父黎医院检查下啦,理论上黎讲,佢既肾有好大机会系适合你架,而且每个人都有两个肾,即使佢将其中一个换左比你,但对佢系吾会有影响架。

  欧伟杰:嗯,好啦,我翻去同舅父商量下啦,吾该你吖,医生。

第十五幕

  场景:欧伟杰舅父家内。

  演员:欧伟杰、舅父。

  片长:约两分钟。

  (舅父一个人坐在椅上,思索。欧伟杰走过去。)

  欧伟杰:舅父,你做咩一个人坐响度吖?

  舅父(望了望欧伟杰,激动地):伟杰,舅父真系冇用吖,点解我个肾会吾适合你架?点解吖?

  欧伟杰:舅父,你吾好甘啦,正所谓生死有命,呢D系天意,边个都吾想既。

  舅父:伟杰,一定系医院检查错左,我地去第二间医院度检查过,我系你舅父,我个肾一定会适合你架。

  (舅父站起身来。)

  欧伟杰:舅父吖,算啦。

  舅父(激动地):我真系冇用吖,阿姐就系剩翻你呢粒仔,但我……我竟然吾可以帮佢……

  欧伟杰:舅父,除左你之外,我真系冇其他亲人啦。

  舅父:嗯,你阿爸阿妈去得早……等阵,你仲有一个大哥架。

  欧伟杰(惊讶地):咩话?我仲有一个大哥?

  舅父:系吖,你仲有一个亲生大哥架,不过以前我地屋企穷,养吾起两个细路,所以响你地仲系好细个个阵,你阿妈就将你大哥送左俾人地,等人地收养佢啦。

  欧伟杰(目瞪口呆,吃惊得说不出话):……

  舅父:你等阵。

  (舅父走进房间,片刻出来,交给欧伟杰一条项链。)

  欧伟杰:呢条链系?

  舅父:呢条链本来系一对架,系你死鬼阿嬷留俾你阿妈既嫁妆,你阿妈响你同你阿哥好细个个阵,就将呢一对颈链分别放系你同你大哥身上,后来你大哥俾人地收养左,另一条链亦俾佢带走左啦。

  欧伟杰:舅父,我竟然有个阿哥?点解你吾早D讲俾我知?

  舅父:件事都过左甘多年啰,本来我真系冇打算讲俾你知架啦,但系衣家吾同吖,如果你可以揾到你阿哥,佢既肾一定会适合你架。

  欧伟杰(叹气):唉,但系人海茫茫又去边揾吖?就算俾我揾到,但我同佢一D感情都冇,佢又点会俾佢个肾俾我喔?

  舅父:血浓于水,佢一定会救你架。

  欧伟杰(摇了摇头,沉默):……

  舅父:呢条链由衣家开始就放翻响你个度,你要好好甘样保管吖,将来你要靠佢同你阿哥相认架。

  欧伟杰(点了点头):嗯。

  舅父(叹气):你几时要入医院吖?

  欧伟杰:张医生话,我呢几日就要入医院住啦,如果吾系病情一旦恶化,就会有危险喔。

  舅父(两眼湿润):伟杰,你一定要涯过呢一关吖!我等你翻黎!

  欧伟杰:嗯,舅父,我一定会冇事架。

第十六幕

  场景:人民医院门外。

  演员: 萧子轩、张医生、萧子轩养母、童年萧子轩。

  片长:约两分半钟。

  (萧子轩独自一人走出医院,仰望天空,叹了口气,回想起刚才在张医生办公室内跟张医生对话的情景。)

  张医生:萧先生,我地已经同你检查过啦,我地发现你体内既HAL抗体同欧伟杰先生体内既HAL抗体完全冇排斥既现象,亦即系话,只要你愿意,你完全可以将你既其中一个肾换俾佢。

  萧子轩:我愿意,我随时都可以接受呢个手术。

  张医生(为难地):但系……

  萧子轩(急切地):但系咩吖?

  张医生:我地仲检查到你既肾附近既位置曾经受过严重既撞击,如果真系要进行肾移植手术既话,你自己本身会有相当之大既危险,所以我劝你吾好接受呢个手术。

  萧子轩:吾得,我一定要做呢个手术。

  张医生:或者你翻去考虑下先啦,系呢,吾好怪我多口问句吖,你同欧伟杰先生系吾系有咩亲戚关系吖?

  萧子轩:点解甘讲吖?

  张医生:因为如果吾系亲属既话,HAL吾相互排斥既机会基本上等于零,我吾觉得会出现呢个巧合,所以我认为你同佢会有一定既血缘关系。

  萧子轩(苦笑):你就当呢个真系巧合啦。

  (萧子轩又想起小时候养母对自己说过的话。黄色怀旧背景。萧子轩养母交给童年萧子轩一条项链。)

  萧子轩养母:轩仔,呢条链系你亲生妈妈留俾你架,你衣家大个仔啦,我俾翻你自己保管啦,你将来有机会,一定要揾翻你亲生爸爸、妈妈,同埋你哥哥吖。

  童年萧子轩:嗯。

  萧子轩养母:系啦,你哥哥佢有一条一模一样既颈链架,或者,呢一对链,将来会系你地兄弟相认既信物啦。

  (萧子轩在口袋里拿出一条跟欧伟杰舅父给欧伟杰的一模一样的项链,紧紧地握着,百感交集地,又想起小时候和欧伟杰、小朋友A、小朋友B玩游戏时自己摔倒的情景,详见第五幕。萧子轩长长地叹了口气。)

第十七幕

  场景:某医院某病房内、医院门外。

  演员: 欧伟杰、萧子轩、李文希。

  片长:约两分钟。

  (欧伟杰躺在病床上。李文希在他身旁。)

  李文希:伟杰,你系吾系好辛苦吖?

  欧伟杰(痛苦地,勉强地笑):吾系吖。

  李文希(眼睛红了):我见到你甘样,我好难受吖。(开始低声抽泣。)

  欧伟杰:傻瓜,你吾好喊啦。

  李文希(哭泣不止):我……我吾想你有事吖,我……我吾可以冇左你架。

  欧伟杰:吾好喊啦,你甘样,我都好难受架。

  李文希(哭声渐止):伟杰吖,如果可以揾到你大哥就好啦,佢既肾一定会适合你架。

  欧伟杰:唉,人海茫茫,去边揾吖?算啦,文希,生死有命,有你陪住我够啦,其他既都吾再重要。

  李文希:伟杰,你吾好甘讲啦。(又哭了起来。)

  欧伟杰:你又黎啦?你再喊我吾要你架。

  李文希(放声大哭):你吾好吾要我吖,你吾好掟低我吾理吖。

  欧伟杰:喂,你吾好甘啦,我讲笑者。

  李文希:人地甘伤心,你仲有心情讲笑?

  (李文希的手机响起。是在医院门外的萧子轩打来的。)

  李文希:喂。

  萧子轩:喂,文希吖,系我吖。

  李文希:阿轩?你响边吖?

  萧子轩:我……你衣家有冇时间吖?

  李文希:咩事吖?

  萧子轩:你可吾可以出出黎,我有D野想同你讲。

  李文希:衣家吖?

  (李文希望了望欧伟杰。欧伟杰会意,点了点头。)

  李文希:好吖,你衣家响边吖?我衣家出黎吖。

  萧子轩:我就响医院出面,你黎吖,我等你。

  李文希:好吖,甘等阵见啦。

  (李文希挂了电话。)

  李文希:伟杰,我出出去。

  欧伟杰:嗯,你去啦。

  李文希:我好快就翻黎陪你架啦。

  欧伟杰(点头不答):……

  (李文希离开病房。)

  欧伟杰(拿出自己和萧子轩、李文希和拍的贴纸照,自言自语地):唉,我好快就要死啦,我死左之后,就只有阿轩可以俾到幸福俾文希,只要有阿轩照顾文希,我就冇遗憾啦,唉,希望佢地可以好幸福甘样生活落去啦。

第十八幕

  场景:医院门外。

  演员:萧子轩、李文希。

  片长:约一分钟。

  (萧子轩站在医院门外等李文希。片刻,李文希来了。)

  萧子轩:文希,黎左啦?

  李文希:嗯,阿轩吖,咩事吖?

  萧子轩:我……我想你今日同我约会。

  李文希(惊讶地):约会?阿轩吖,伟杰佢……

  萧子轩:我知,伟杰衣家病得甘严重,你本来系好应该留响佢身边照顾佢既,但系,我真系好想同你有一次约会,或者亦系最后一次啦。

  李文希:最后一次?

  萧子轩:我听日就要移民啦。

  李文希(吃惊地):移民?去边吖?

  萧子轩(苦笑):出国啰,或者以后都吾翻黎架啦。

  李文希:点解之前冇听你提过既?点解走得甘急既?

  萧子轩:系吖,临时决定既,我地一边行一边讲,好吾好吖?

  李文希:嗯。

第十九幕

  场景:某街道

  演员:萧子轩、李文希。

  片长:约三分钟。

  (萧子轩和李文希在街上走着。李文希一副满怀心事的样子。)

  萧子轩:文希吖,你吾好甘吾开心啦。

  李文希:我一唸到伟杰佢,我就……(两眼湿润)

  萧子轩:你吾好甘担心啦,伟杰一定会冇事架。

  李文希:嗯,冇错,伟杰佢一定会好翻架,我地三个人,系最好既朋友,我地永远都会响埋一齐架。

  萧子轩:嗯,文希吖,我有D野想同你讲吖。

  李文希:你讲啦。

  萧子轩:或者呢个时候我真系吾应该再讲呢D野,但我听日就要走啦,可能以后都吾会翻黎啦,如果我吾讲,我呢世都吾会甘心。

  李文希:甘你讲啦。

  萧子轩:其实,一直以来,我都好钟意你架。

  李文希(叹了口气):阿轩,你应该知道,我钟意既系伟杰,我吾可以接受你架。

  萧子轩:你吾好误会吖,我吾系甘既意思吖,我只系想你知道我点唸,我冇唸过要你对我有任何既承诺。

  李文希:嗯。

  萧子轩:你放心啦,一切都吾会改变架,我地三个人,永远都系最好既朋友。

  李文希(满足地):冇错,永远都系。

  萧子轩(认真地):文希,我讲真架,可以遇到你同埋伟杰,我已经觉得我呢世人吾会再有咩遗憾啦,系真架,同你地一齐既时间,系我最开心、最快乐架,就算我听日走左,以后都吾再翻黎,以后都见吾到你地,但我呢世人,都已经冇白过啦。

  李文希(眼有泪光):阿轩吖,你吾好讲D甘既野啦,伟杰一定会好翻架,你一定会翻黎架,我地三个人,仲会好似以前甘架,一齐去玩啦,一齐去行街啦,一齐去影贴纸相啦,系吾系吖?

  萧子轩:嗯。

  (萧子轩在口袋里拿出一条项链。)

  萧子轩:文希,呢条链送俾你。

  李文希:送俾我?

  萧子轩:系吖,呢条链系我阿妈俾我架,我Keep左十几年架啦,但我听日就要走啦,我将条链送俾你,希望你以后见到呢条链个阵,可以唸到我,唸到你曾经有甘样既一位好朋友,唸到我同你,仲有伟杰三个人之间既事。

  李文希:嗯,多谢你吖,阿轩,我永远都吾会忘记你架。

  萧子轩(凄然一笑):我帮你戴吖。

  李文希:嗯。

  (萧子轩把项链戴在李文希脖上。)

  萧子轩:好啦,好好睇吖。

  李文希:多谢,我永远都会留住佢架。

  (不知不觉,两人回到了医院门外。)

  萧子轩:到啦。

  李文希:阿轩,你要吾要去睇下伟杰吖?

  萧子轩:吾啦。

  李文希:但你听日就要走啦,你真系吾去睇下佢吖?

  萧子轩:我仲要翻屋企执行李,下次先啦,你帮我问候声佢啦。

  李文希:嗯,甘我祝你一路顺风,记住打电话俾我地吖,保持联络。

  萧子轩:嗯,我会架啦,好啦,你快D翻上去啦,伟杰等紧你架。

  李文希:好啦,甘等你下次翻黎我地再倾啦,Bye!

  (李文希走了几步。)

  萧子轩:文希!

  李文希(回过头):咩事吖?

  萧子轩:嗯,冇野,你一定要同伟杰好幸福甘样生活落去。

  李文希(微笑地):我知啦。

  萧子轩(惨然一笑):嗯,好啦,再见啦。

  李文希:Bye Bye!

  (李文希走远了。萧子轩呆了一会,突然心一横,也向医院内走去。)

第二十幕

  场景:张医生办公室内。

  演员:萧子轩、张医生。

  片长:约半分钟。

  (张医生办公室内,萧子轩和张医生对面而坐。)

  张医生:萧先生,你真系考虑清楚架啦?

  萧子轩:嗯,我唸得好清楚。

  张医生:但系……

  萧子轩:张医生,我吾会后悔架。

  张医生(深深地吸了口气):甘好啦。

第二十一幕

  场景:某医院某病房内。

  演员:欧伟杰、萧子轩、李文希、清洁工人、张医生。

  片长:约两分半钟

  (欧伟杰走进病房,不小心把项链掉在门外。片刻,清洁工人走过,把项链捡走了。欧伟杰回到病房,发现自己的项链不见了。)

  欧伟杰:咦,我条颈链呢?(身上四处寻找)去左边吖?死啦,甘重要既野都可以吾见既(满额冷汗)。

  (李文希走进病房,来到欧伟杰跟前。)

  李文希(红了眼睛):伟杰吖。

  欧伟杰(看见李文希脖子上的项链,松了口气):原来响你度吖?

  李文希(迷惑地):咩响我度吖?

  欧伟杰:冇野,咦,你做咩成只眼都红晒吖?

  李文希:伟杰吖,阿轩佢要走啦。

  欧伟杰(惊讶地):走?去边吖?

  李文希:我吾知吖,佢话佢要移民出国吖。

  欧伟杰:点解甘既?佢之前冇提过喔。

  李文希(哭泣):阿轩走左,如果你都有咩事既话,剩翻我一个人,点算吖?(不住哭泣)

  欧伟杰:傻啦,我吾会有事既,等我既病好翻之后,我同你一齐去揾阿轩吖,好吾好吖?

  李文希:系你讲架,你吾好厄我吖。

  欧伟杰:我几时有厄过你喔?

  (张医生走进病房。)

  张医生:欧生,有个好消息要同你讲吖。

  欧伟杰:咩事吖?

  张医生:我地已揾到适合你既肾啦。

  欧伟杰(惊喜交集地):真既?

  李文希:医生,系吾系即系话,伟杰佢会好翻吖?

  张医生(微笑):冇错,如果手术成功,欧先生完全康复既机会非常之大。欧生,你休息下先啦,到左听日,我地就要为你进行肾移植既手术啦。

  欧伟杰(兴奋地):吾该你吖,医生。

  张医生:甘我走先啦。

  (张医生离开病房。)

  李文希:伟杰,你冇事啦,太好啦。

  欧伟杰:冇错吖,如果阿轩知道已经揾到适合我既肾,佢一定会好开心甘架,文希吖,不如我地衣家即刻去揾阿轩,讲俾佢知呢个好消息吖。

  李文希:等你手术成功左之后再讲俾佢知啦,你头先吾好应承过我,等你好翻之后,要带我一齐去揾阿轩既咩?

  欧伟杰:冇错吖,哈哈,真系开心吖,好快我地三个人又可以好似以前甘啦。

  (萧子轩一直站在门外,听到欧伟杰和李文希的话,安慰地笑着,忍不住落泪。)

第二十二幕

  场景:某医院某手术室前、手术室内。

  演员:欧伟杰、李文希、张医生。

  片长:约一分半钟。

  (李文希在门外焦急地等待。片刻,张医生走出手术室。李文希立即走过去。)

  李文希(急切地):张医生,点吖?

  张医生:恭喜你,手术非常之成功。

  李文希(兴奋地):真既?吾该晒你吖,医生。

  张医生(遗憾地):但系……

  李文希(不解地):但系咩吖?

  张医生:冇野啦,你入去睇下你男朋友啦,但吾好阻住佢休息喔。

  李文希:我知啦,医生。

  (李文希走进手术室。欧伟杰躺在病床上。李文希走到他跟前。)

  李文希:伟杰!

  欧伟杰(微笑地):文希,你黎左吖?

  李文希:医生话手术好成功吖,你冇事啦?

  欧伟杰:嗯,我应承过你,我系一定会好翻架嘛。

  李文希:伟杰。(伏在欧伟杰胸前。)

第二十三幕

  场景:医院门外。

  演员:欧伟杰、李文希。

  片长:约半分钟。

  (欧伟杰和李文希拿着行李走出医院。)

  欧伟杰:等阵吖,文希,我地好似漏左D野响医院入面吖。

  李文希(看了看行李):冇吖,行李都带晒啦。

  欧伟杰:吾系吖,我要再揾一揾张医生,我有D野想问清楚佢吖。

  李文希:嗯,我陪你一齐翻入去吖。

  欧伟杰:嗯。

第二十四幕

  场景:张医生办公室内。

  演员:欧伟杰、李文希、张医生。

  片长:约两分钟。

  (欧伟杰和李文希走到张医生办公室前。欧伟杰敲门。)

  张医生:入黎吖。

  (欧伟杰和李文希走进张医生的办公室。)

  张医生:咦,欧生,你仲未走咩?

  欧伟杰:张医生,我有D野想问你。

  张医生:请坐吖。

  李文希:吾该。

  (欧伟杰和李文希坐了下来。)

  欧伟杰(急不可待地):张医生,换肾俾我既个个人,到底系边个吖?

  张医生:吾好意思,我吾可以讲比你知。

  欧伟杰:点解吖?

  张医生:个个捐献者曾经要求我地吾可以透露佢既姓名。

  欧伟杰:但系,我只系想当面向佢讲一声多谢,甘都吾得咩?

  张医生:真系非常之抱歉,我帮吾到你,而且,就算你知佢系边个,你都已经见吾到佢啦。

  欧伟杰:点解吖?

  张医生(遗憾地,叹气):因为佢已经过左身啦。

  欧伟杰(惊讶地):咩话?过左身?点解会甘架?

  张医生(叹气):唉,佢既身体本身就有D问题,佢要进行呢个手术,本身就有好大既危险,我都同佢讲过架啦,但佢就一意孤行,一定要接受呢个手术,结果响手术既过程中真系发生意外,佢既肾系成功甘移植左出来,但佢就因为失血过多而……唉,我地都尽力抢救佢啦,点知……唉!(摇了摇头)

  欧伟杰:医生,我求下你,你俾我见一见佢吖。

  张医生:太迟啦,佢既遗体我地已经送左去火葬场火化啦。

  欧伟杰:甘快?

  张医生:系吖,系佢生前交带落既,佢话,如果响手术既过程中发生咩意外,就叫我地即刻将佢既遗体送去火葬场度火化。

  欧伟杰:张医生,你真系吾可以讲俾我听个个捐献者既姓名?

  张医生:吾好意思,呢个系捐献者既遗愿,作为医生,我地有我地既职业道德。

  欧伟杰:既然系甘,好啦,吾该你。

  (欧伟杰无奈地一笑。李文希握住他的手。两人对望一眼。)

第二十五幕

  场景:中山学院小卖部。

  演员:欧伟杰、李文希。

  片长:约五分钟。

  (拍摄欧伟杰和李文希在中山学院内生活的情景。)

  欧伟杰(白):好快就过左两年,我同文希都毕业啦。毕业之后,我去左一间网络公司度做野,而文希就系去左一间中学度做老师。我同文希既生活好幸福。只不过,我始终都吾知道当年将肾捐俾我既个个人叫咩名,亦始终都冇揾到我既亲生哥哥,呢D或者就系幸福中既缺陷啦。

  (欧伟杰看着自己和李文希、萧子轩合拍的那张贴纸照,回想起与阿轩一起时的情景。)

  欧伟杰(白):后黎我同文希去过好多国家旅行,美国啊,英国啊,法国啊,澳大利亚啊,全世界差吾多都去过啦,但我地始终都揾吾到阿轩。阿轩亦一直冇同我地联络。吾知佢既生活过得好吾好呢?如果佢知道我既病已经完全好翻,佢一定会好开心架。真系好希望有一日可以揾到阿轩,甘我同佢,仲有文希,我地三个人又可以一齐去玩,一齐去影贴纸相啦。

  (欧伟杰和李文希来到小卖部前。李文希走进小卖部,来到冰箱前,打开冰箱,想拿绿茶,想起当天跟萧子轩见面的情景,突然看见阿轩正拿着绿茶对着自己,再一看,原来是幻觉。李文希微微一笑,拿着绿茶走出小卖部。)

  李文希:伟杰吖,你估下阿轩呢个时候响度做紧乜?

  欧伟杰(微笑地):唔,我估佢衣家一定系响好远既地方,默默甘祝福紧我地啦。

  (两人相视一笑。镜头转上天空。天空中出现萧子轩微笑的头像。)

  <全剧终>


返回粤语学习网首页